• 冬雪 落不落

    2005-12-28

    Tag:
    2005年冬天 雪来得有点稀罕
    每次都是半调子 钓足了大家的胃口
    2005年人群 出现得有点诡异
    来去之间无定数 一次又一次的开我的玩笑


    雪 心情 摇摇入坠

       今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去上最后一节非编课,因为准备考试的缘故,我几乎没有上过这个课啦,所以操作起来非常生疏,于是有点担心之后的期末考试来。之前还总有个该死的观念,学观念得花一年,学技术那就花一天半月就好了。后来发现技术上的高手真也是了不得的,想想如果自己走观念和思想这条路没啥发展的话,不如就去练门技术摆个摊也好,好歹别把自己饿死了。早上在非编机房落坐,我找了公主旁边的坐坐下,当然她是还没来的。发了个信息过去:你今天来么?

    “来啊,一会就到啦”

    “那么我祝你一来就下课”

    哈哈,课过了半个小时,她花枝乱颤的来了,她经常一走快就觉得她没得重心走不稳,随时都有倒向任何一方的感觉。嘻哈的很,围巾一把抓包一扔,就坐下啦。排场大的很,走到哪里都有风的。

    “外面下雪啦” 这句话半分钟之后,我反应过来“啊?下雪了啊?”于是被她唏嘘

    今年的雪来得也太迟钝了,我对它显然也是迟钝的可以。中午一出教室,果真屁都没有,今年的雪真是恶心,要下就下啦,不下就别来那么两三点的来钓俺胃口。那天问公主我们今年在北京还能见到雪么,她的答案也太斩钉截铁啦,让我仅存一点的遐想被她扼杀。

    雪花摇摇欲坠,却最终也没坠下一片我要的白,半调子的把戏影射了我近半年的半调子心情,原来冬天不下雪也可以拿来当讽刺。

    归来

      lee从日本回来,路过北京,约我见个面。于是就去了,宾馆还真难找的,占了CITC的一个群楼,居然也是四颗星星。两个人见面小聊会。他送了个洗面的给俺,我一拿到手中就喷出话来, 这个国内有买的啊。他汗,说太久没逛国内的商场啦,不了解行情,不过还是谢谢他的。

      边聊边看电视,好久没看电视啦,channel[V]的李晨也不带老的,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是老样子,换个风格也好呀,一直还是个痞子打扮,没啥文化。他收拾行李,我就乱翻电视,全是娱乐新闻,滥死。正好碰巧看到[娱乐任我行],还是小凌子当家的。想好好看看找找毛病,结果刚定神,就开始走片尾字幕啦,只好对老童说声抱歉啦。想去你那愤青一下也没给俺老鱼机会。看着看着就差点睡着,最近晚睡早起的,还真是累了一点点。一点点不太多,也就成天看到床就抓狂而已。

      因为下午lee又得赶飞机走,于是收拾好就去附近一家湘菜馆吃饭。边吃边聊,最后聊出来的感觉就是这家伙亲日的。我无言。想起当时知道SHE那三个疯女人亲日,就再也不想看到她们,结果lee今天也摆出这个阵势,希望只是玩笑的,不然也太没意思啦。对于日本我还是得客观一点,我不是它的所有我都恨,所以位置摆正也就好啦。

      吃完饭,顺车把我送回学校,他就去了机场。猪一路平安!以前送别人飞机,我总还是顺老话说“一路顺风”,后来经过leph的提点,就知道送飞机切忌说一路顺风,所以慢慢也就学乖啦。

    铁到的营盘 流水的兵

      每天看似忙碌的生活一直延续着,为了不让心情过于躁动,所以我就打算经常写点发泄一下,算是给自己找找乐子也好的。1月14,15号是个铁定要经历的日子,冬日的图书馆在这最后几天,还是会偶尔看到新的面孔和离去的背影。几个月每天来都会看到的那张憔悴的脸,无神的表情有一天就突然消失得没了影踪。也不知道他和她是哪一天之后就没有再来过,当发现再也看不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也会有点凉风掠过的感觉,为他们,或许也为自己。

      我大概算一个乐观的人吧,这段时间是碌碌有为的么?安静的时候也不敢去想这样的问题,未免也太难回答啦。


      自己何苦为难自己,我不是一个喜欢为难自己的人。所以因此我断定这段时间,我并没有为难自己,只是在寻找一些曾经没有,将来或许想要的东西。
     
      敲着键盘,看着图书馆那些书堆得比人头高的桌子,看着那张换了人的桌子,那个背影不是曾经的背影。那个离开的人现在在干什么呢?他/她真的就开始了他/她幸福的,想要的生活吗?
    但愿是的,因为没有尝试过,谁也不能知道哪些是想要的,哪些是不适合自己去走的路。这条路,放弃绝对不比选择容易,甚至难上十倍百倍,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条路上没有放弃的。大概放弃永远没有坚持来得值得。
     
      营盘定于此,兵如流水般阑珊而过,那些憔悴的面容在我眼中还是有它的亮色。这些人来人往,这些坚定不移,晨至夜归的人成就了这一百多天最好的风景。很久很久后的有一天,你还会记得它。那一天想起的时候,它的颜色大概会让你觉得原来到处都色彩斑斓,即使是那个最难过的冬天,也一样风景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