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失。

    2007-10-15

     

          那天,我在林子走失了我自己。林子里除了树什么也没有,我抬头看天的时候,树枝把天分割得零零乱乱的。我是在太阳照在头顶的时候迷的路,我抬头就被阳光刺痛眼睛。于是我不敢抬头,但是我忍不住。因为我怕太阳落下,黑幕降临。我怕这次的迷路陷入黑暗,变得不可自拔。

         我很想在林子里遇到巫师,他能告诉我,我往那边走才会是希望的尽头,但是我怎么走怎么走也没有遇到任何除了树以外的生物。我耳边很安静,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静得我耳边老是有很多奇怪的声音。这些声音告诉我要走四面八方,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哪个声音才是正确的。于是我每走一步都很勇敢,也很战战兢兢。因为我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所以我一点也不惧怕。但是我本能的在试探。

          你能告诉我吗?我该怎么走,才不会受伤?

          我是真的还会怕受伤吗?

          林子里迷路的我,会是哪天的梦境呢?

  • 南锣鼓巷-宜家

    2007-10-15

    Tag:周末 生日

      

           周末的脚步就留在这两个地方。周六南锣鼓巷,周日宜家。

           这一周有太多的工作,难以让我轻松。在锣鼓巷虽然有闲散的步子,但是心总是放不下那一堆繁冗不堪的工作。本想周日起个大早去加班,结果又睡到中午,赶到公司处理了一些必须处理的工作,然后又无法继续了。之前就约定了陪jerry逛宜家,因此放下手头的事情赶去宜家。吃了很久没有吃过的宜家餐厅,之后瞎逛。需要的东西一件也没买。完全可要可不要倒是买了两样。就这样让自己没有空手离开。

          很晚了,明天一定早起,去完成那些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今天是爸爸的50岁生日,妈妈很希望我能回家,但是给人打工的人,时间是没办法自己作主的。祝爸爸生日快乐。

  •   

             过生日真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不论是你还是我还是他,总会在之前之中之后发生尴尬的事情。

             以什么理由聚会都比以生日而聚会要来得轻松吧。。生日的人担心招待不周担心落下哪位,来参加的人当心礼物不够让人满意,彼此遇上的人担心玩不投机。阿门,真是很麻烦。

             有没有新认识一个朋友,就很有可能某天多了一次参加生日PARTY的机会。就单从这一点说起,就发现交朋友其实就是个麻烦事情。

             连交朋友都是个麻烦事情,那还有什么不麻烦啊?

             原来真是这样:一个人活着就是为了麻烦。。。

  • 爱刺激的你

    2007-10-10

     

       那天,你说你需要点刺激,于是我们坐在一起聊为什么有的人总能找到刺激,有的人却从来都怠惰的活着。当然这样的谈话只有感想没有结果。

       有一天小T在MSN上说:我昨天很妙,因为我遇到了一个人,然后发生了刺激的事情。说这些话的时候看不到msn那头的表情,但是字里行间却能看出来说话者是多么的平静啊。对,这个人从来不缺少刺激,所以说得云淡风轻。

       某一天,你是否想过我这么年轻,不追求点刺激的事情,等老了想刺激也激动不起来了。想激动也没人愿意陪你激动了。于是你恨不得马上就去找点刺激的事情把这个伟大的年轻挥霍一下。

       等到那天,你遇到了一个你想安安静静的在一起生活的人。这个人不了解你的过去,也不打算问你。但是你很想告诉他,但是你会不会难以启齿。

       刺激就是这样,给一点激动也留一点代价。

  • 一瞬间

    2007-10-09

      

          一定要找到电光火石的那个人 然后爱上

          秋天就是这样,有枫了的红叶,有挂满果的树,要阳光有阳光要风有风的,但你千万别以为这个季节有多浓烈,这天气一点也不能让人清心寡欲。

         有一天你见谁都爱,见谁都喜欢,见谁都想亲近。。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饥渴,另外就是你太爱你自己。

         秋天了。该是个分手的季节吧。

         你的机会来了……

     

  •   

        物极必反,真是没错。

       从每次看手相,都被人轻描淡写的说出没什么可看,清楚的三条线,毫无复杂的纹路。人总说手纹是跟着人的经历和心路慢慢变得交织繁杂。因此不得不感叹有点可悲,一个25岁的人总被人看出不经世事。这无疑对于一个男人是打击。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简单直线的生活和想法却恰恰又带来很多问题。

       很多事情总是自以为自己想得全面,疏而不漏。其实还是出现不少错误。

       很多事情想当然觉得别人不会在乎,其实别人很在乎。

       看很多问题,自以为会设身处地,其实更多的是自己的角度。

       说话只顾及气氛,不顾及场面。

       自以为自己情商很高,其实在别人眼里很低。

       还有很多,比如说理智高过欲望的时候,欲望打破了尺度,尝试让底线越来越低。

       啊唉,我怎么办。

     

  •     

        02年认识童的时候,他总是在各种知名不知名的杂志上写几个稿子,然后把自己的简历上列满一堆在各个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标题。当时我很羡慕,觉得一个人的简历就能做成一打纸,真是牛叉。后来过不了多久,我突然发现简历做得越厚用人单位就越不要看,我当时就想原来童做那么厚的简历完全就是冠冕堂皇嘛。我正这么想着没多久,童就拿给我厚厚一叠A4的纸,比简历还要厚七八倍,告诉我:“这是我即将出版的小说,你抓紧时间看看,看有些什么毛病”。说实话,当时我拿着这叠纸的时候,心跳有点不平稳,最神速的反应就是童发表的那些小文章都可以结集成小说要出版了啊?哪个出版社这么牛叉愿意投钱啊?

      我把那厚厚的一叠A4纸拿回家,放在床头。感觉真好,这么厚一碟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铅字。枕在头边,不看也觉得踏踏实实的。当然我还是看了,诧异的发现原来这叠纸讲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青春有些伤感。童总是晚上打来电话,问我看到哪里了,我总是说还没看完,看完再一起提意见。

      有一天,我终于可以提意见了,想想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我的第一条意见是,故事中为什么没有角色是我和娟的?当时童马上就反驳说,有啊,有啊,在多少页到多少页,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就是你和她。然后我再次幼稚的去找到那几页,看完之后我回了个电话给童:“你是说那两个从电梯写到广电25楼楼顶的那两个人吗?我觉得我们可以一个叫“可有”,一个叫“可无”,我们在你书中的角色组合就是可有可无。。。什么狗屁重要啊?。。”后来他说了一堆我们生活中不够个性分明的屁话敷衍了我们,然后说如果有机会发第二本,一定给我们增加戏份。。当时我没做什么指望。现在写书的有几个活得好的啊,怎么还可能发第二本。。我记得这本书的名字还是我给选的。我跟编辑的意见非常一致:叫《开一半,谢一半》。

      后来我没想到的事情真的又发生了,没隔多久,童就发了第二本书--《五十米深蓝》。童给我寄了一本。那会我已经到广院上学了,就像当年第一本书一样,但我没有把这本书放在枕边,而是背在包里,就像背一个笔记本,每天背着。常常坐地铁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翻翻。。这会我也已经不幼稚了,也完全不再关心这本书里有哪个人物的影子有我。。

     再后来我就到了童的组里开始工作,他又接连发了《美丽最少年》和现在的《离爱》。于是我现在就多了一个更大的困惑,他到底哪里来的时间写书?

     

     

  • 又一个长假将至

    2007-09-21

    Tag:

        又是一个长假。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沮丧。

        有长假我也不想回家。突然就变了这么多,为了一个长假搞得这么矛盾徘徊,在上学那会根本就不会。

        妈的。心累。

     

  • 有一句话(1)

    2007-09-18

    Tag:快乐 烦恼
    所有的快乐,都是缘自你想使别人快乐的动机;所有的烦恼,都是缘自你想使自己快乐的动机。
         
  •  周六 为小慧小舔庆祝生日 在@南锣鼓巷@逛创意市集 晚餐在@渝信@海吃 酒足饭饱后到@后海咖啡@闲坐 坐着等许小舔的生日到来。。等了很久彼此太熟说了好多话看了很多孔明灯在后海上空升起 燃掉 坠落 好可怜

      等不了了 快接近周日凌晨 接到刘小童电话 转战@钱柜@high歌 状态极差 不断破音就是走调 简直是当晚钱柜K歌族的天煞孤星啊 在钱柜就是过得很快 马上就到了0点 开始给许小舔燃起蜡烛 high起生日歌 两个老妖孽又老了一岁。

      周日凌晨1点回家,两点多睡下,六点多起床到车站接爸妈。。喔。他们真是想做就做,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就杀了过来。嗷。。

      国庆该怎么计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