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llwell-logs/7667307.html

      很奇怪我今天也会来这里写写画画,等了很久很久的两天,明天就要来啦。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的感觉,就在明天着落。
     
      是复杂过头还是心如止水呢?我今天一如往常的复杂和难过,2005年一直是平淡的一年,要来的没有来,不要来的也没有来,什么都一切平淡。2005,爸爸的本命年过得不好,妈妈跟着受累啦,我也过得奄奄一息,2005年没给我什么幸福也没给我什么快乐,却让我实实在在的成了一个怪胎,真的怪胎。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活过来。也许一直也活不过来啦。
     
      要至明天才开始的两天,我却在今天写上了终点两个字,我本不是一个消极的人。我只是想来这个我自己的破地发泄我的情绪。我给自己投入的那些在今天画上终点啦。我好象一个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派来的人,完成了我的使命,等两天结束之后,我就该回到那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该离开啦,那我就离开啦。都是我自找的,我也心甘情愿的接受了我自找的结果。下午四点半图书馆关门啦,书很多,有些都布满了灰尘,两个水壶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也没有人再想要他们。茕茕孑立啦。一切收拾好环视空空荡荡的自习室,大家在最后都抱以微笑的看着对方。掩饰不住的无奈和茫然淹没了整个房子。有说笑的,却夹带着聊以自慰。有继续在看书的,却也早已心不在焉。我眼里的一切都变得影影绰绰的。就像一个不想了解结果的故事,留在尾声的苟延残喘。这个地方一离开,却也没有轻松。我就这么矛盾的一步一步的往门外走。我背着沉重的包,带着沉重的心情,提着沉重的不属于我的行李,离开了一个这个让我情绪麻木的地方。下了长长的台阶,我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这个破楼,一切都是破的,似乎注定要给你带来一些没完没了的破心情。
     
      我选择一个人去了每天都要恶心的南食堂吃饭,并非本意,却也于是选择。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情绪再低落一点,然后崩溃,然后就死在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点也不为考试紧张和无奈也不难过,可我还是拖着对自己的悲悯走进空空荡荡的食堂。今天打菜的对我很热情,向我推荐着一个又一个她所谓的好菜,可我用木滞的表情回答她,我不想吃这些,然后一个人找到一直每天都要坐的地方,什么也不吃,要了瓶水呆呆的坐了一个小时。然后离开。
     
      离开的那条走过天桥的路,我给两个人打电话,却没有人能陪我吃饭。我用很开心的语调告诉他们我的信心和兴奋,让他们知道我的心情有多好,然后挂断电话把自己抛在冰凉的空气里。到了今天,我才知道我是有一点累了,只是我一直不想承认。
     
      去了超市,超市的收银员也对我很热情,嘘寒问暖的,我跟她们并不相识,为什么她们今天如此反常。回寝室的楼下我特意照了照镜子,看看是不是今天特别帅,结果可想而知,那只是妄想。是我看到的所有镜中最憔悴的一次自己。原来她们在对我示以母爱。
     
      回到寝室,今天的灯光让我觉得很昏暗,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我本想再看看书,却还是没能拿起它们,而是搬出了电脑。然后惊醒,最不开心的时候只有它一直陪着我。
     
      不过我当然不会不看书,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不拿书读三遍就去考试呢,我只想在这里告诉自己,什么情绪都不足以淹没我要做的事情。除了爱自己一点,也就是爱自己一点。没有人会可怜这些矫情。而只会耻笑。当然我从来不怕任何人的耻笑。我过自己的,干谁屁事。
     
      终点在今天得到啦,我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倾泻。谢谢那些来来往往。我本不该来这个生活走一圈,可我也许还会固执的一直走。我一直在也许的生活中活着,这是唯一让我轻松的事情。
     
      其实我就是一个虚伪的怪胎。索性我还活得很好。
     
      AMBER,我又来这里矫情了。你大概生活中没有见过我矫情吧,你是个幸运的人。
     
      神仙,我懂你的感觉。我会支持你的,像你支持我一样。两天一过,你会第一时间见到我。
     
      包租小姐,对不起,我只想说对不起。我虐多了就上瘾。
     
    分享到:

    评论

  • 有机会想见识下
  • 恩,加油哦~~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支持你。没事,一切人和一切事情都会过去的。说给你听,也说给自己听。
  • 你毕业了吗?我怎么觉得还有半年呢?考研有两天吗,我以为就一天,太痛苦了~~~ 决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