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llwell-logs/7667848.html

      曾经无数次的思考关于快乐的问题,也无数次的屈膝俯首的叩求过快乐。快乐瞬间来,瞬间走,这些以我的个性算是领教多了。

     
      我没有想过我应该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就算是快乐了,发自心底的无所顾及的放松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快乐。哪怕疯狂一点,过度一点,迷醉一点,甚至是烂下如泥,把自己置于快乐的真空,围起来包紧一点,快乐至癫而又不伤及别人,为什么不这样做一次呢?
     
      深夜三点踏在黑夜里,连续几天不论晴雨,不论冷暖,不论贵贫,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式笑过一天闹过一夜,叩开家门,酥软的趟在床上,两个人看着天花板开始天南地北。看着天要微亮,就识趣的睡去,什么天打雷鸣也无法惊扰两头疯睡的懒猪,午饭飘香是唤醒我们的理由,我们叫醒来的那一刻为天堂,叫睡前的那一刻为刚从地狱出来。
     
      有一个人陪着疯闹真是快乐的事情,以后这样的快乐还能有多少,真的很难预料……
     
      这样几天下来,真的虚脱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