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的眼中,我是莽撞的就开始了新的生活。平静低调地开始新工作,朝九晚五。曾经期待过,也曾经害怕过,然而现在我正在经历。

        从每天10点起床到每天7点就早早起来挤三趟地铁,对这样的生活竟然没有丝毫的陌生,似乎这两年来就本该如此,只是我没有如此而已。

        当早餐早已不是生活中的必须,我又再次开始早餐,像上学一样在上课前去食堂先买好肉饼和豆浆换成了现在每天味多美一款刚出烤箱的面包。

       上班就是上班,每天严肃有计划的完成每一个必须的工作,扛着无形的压力拨通每一个生死未卜的电话。工作间再也没有了嬉笑怒骂,再也没有了晃晃荡荡去酒吧买零食的三三俩俩,9点半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晃神就到了午餐时间,开始担心自己的工作还毫无进展。匆匆午餐,回座就开始工作。深恐漏掉一个可以联系到对方的时间。对每一个电话那头的人都心怀敬畏,谦卑恭敬的注意自己的每一句措辞。对,他手中拽着我希望得到的东西,这个时候他就是我的老板。

        我曾努力让自己的性格中多一些高傲的基因,不至于自负,但也至少做到不卑不亢。我倔强不愿屈服,我主张平等尊重,但当我面对有一个环境需要我收敛自己的个性,更懂得另一种方式的委婉宽容谦卑,我开始了新的自己。我清醒的知道,现在需要一个怎样的我,我才能生存。

        被人生生的挂断电话的时候,我想到我曾气不过跟大牌经纪人在电话中大吵起来,然后摔掉话筒。

        当对方不耐烦想要挂我电话的时候,我用两年锻炼来的依依不饶,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我想说的最多的话。

        我学会了拿起话筒就不给对方任何说话的机会,让对方了解所有我想提供的信息以及他可能提出问题的答案,然后给他机会问。如果他想问,我就成功了一半。如果他了解了所有仍然不想理会,那我也要留下他的邮箱,对。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他还想联系我的机会。

        朋友鼓励我,说我有天分干好这份工作。然而我要的只有自省,这个工作,谁也拿不准自己是否有天分。我承认一直还把自己当回事,我就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地干着这份最不应该拿自己当回事的工作。我只有战胜自己所有的委屈来成全朋友和自己都认为自己能干好的工作。我时刻感到我无路可退,丢了这份工作我将又一次增加了好好生存的困难。

        我每天仍然很乐观,每天笑着去上班,顶着无数次被人拒绝的压力,顶着周会老板问我工作有无新进展的压力,顶着我要让身边的人都不再看到我穷的样子的压力,每天精神抖擞,斗志昂扬。为一个对方的谢谢而开心,为每一次对方同意见我一面而欣喜不已。对,这就是现在的我。

        我一直记得TIAN有一次对我说:“在这个公司呆久了的人,都养了一身臭毛病,去了别的地方根本没办法适应,甚至难以生存,所以很多人又不得不回来了。”我一直如此这样的担心自己,于是不得不更谨慎的对待自己在新公司的一言一行,重新建立自己。对,我只是为了生存。

        对,我只是为了生存,虽然现在真的很难,难到我都不知道自己哪天就会没有饭吃,但我仍然不得不坚持,低调的开始了这份新工作,我也要一直低调的开始自己的一次又一次新成绩。就像新工作组的第一次聚会,我很2的对公司大老板说: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现在还不是我能说话的时候,因为在这个公司我还没有成绩。但是有一句话我想说,我来这儿开始新工作,不是因为我被旧工作开除了,哈哈。。”

        我为什么那么2呀。。。总是以为别人要最坏的想自己。请自信一点,你一定会做好的,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