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总是跟我说你需要安静,需要一个人呆着。直到有一天,你告诉我,你要离开这个城市,它让你觉得很不舒服。对,一个你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你突然就感到你开始讨厌它,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当然也不想知道,因为也许你自己也没弄明白,你到底怎么了???

    恩,当你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已经麻木得完全不惊讶,我就自然的表达ok,然后表达我会有一点难过,但是我绝不阻拦,因为任何say no的事情对你我都毫无意义。

    如果换一个空间,你就觉得开心自然踏实了,那好吧。希望你路上平安,找到安定的空间心能真的宁静。

    一个人在路上,注意身体。我的号码不会变,任何时候都欢迎你拨打。

     

  • 如果不是有身边这些人,我又会是怎样的一个我呢?
    面对“环境可以影响一个人,改变一个人”的观点,我一直不敢为了彰显我有多自我而反对它。
    我很坦白的承认自己 没什么定力。
    非常爱享受 非常崇尚开心 顺心自然的生活。


    我在这儿,我就是这样。在那儿,就是另外一个样。
    我不是一个创造气氛的人,我只会迎合气氛。
    所以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思去创造一个怎样的环境
    但是我已经开始有能力让一个环境变得尽量和谐
    当然前提是我愿意。

    我很少干我内心不愿意的事情,因此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开心的。

    也许我在工作上还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成绩
    也许我的帐户里也没多少大洋
    但是我有很多人没有的开心,不是吗?
    我总觉得我的生活里没有坏人
    也许我还没遇到
    当然我不可能永远遇不到
    我总是想,如果我一辈子都不觉得自己遇到过坏人,我该是多么牛B啊。。。


    一颗总是开心的心放在任何一个地方
    它总能闪出一些光亮,让人看到一丝温暖
    你在我的身边,你开心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请告诉我。。

    我们的分开 谢谢你们对我的好。。

    金牛冷血德:离开前,我才知道我们这么聊得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d4a5180100a3ky.html#articlecommentname

    呆呆的董小茹:你一直坐我身边 突然没有你给我递零食了,我有点不习惯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1a192b01009kbq.html

    天真的小璐猴: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笑总让我觉得很温暖。请问你用这种笑容搞定了多少男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9378c01009o7a.html

    江湖豪放加菲:你到底做了多少年的大姐大了?啥时候等我出头了,我要灭你一次威风。嘿。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2d88301009lgb.html

    短发更动容的楠楠:我总会给你找点小麻烦,考验你的临场反应。你的急中生智一直让我佩服。哈哈,我多想说我找的这些麻烦其实是故意的。只可惜其实都是因为我犯2.。。。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779c201009g0w.html

     

     

  • 那个过场

    2007-10-30

     

        好怕有一天,你是你,我是我。我们走过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分开的一刹那,头也不回。

        两个认识5年的朋友终于因为一次闹掰,今天在我面前和好了。

        晚上在“火凤凰”吃饭,朝天椒小姐还是昂着头用男人般粗壮的声音喊着: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明明是你提出要跟我和好的。”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我越来越不喜欢他了”

        不得不感叹,朝天椒是多么难交往并好好相处的一个朋友啊。但是你难道不该承认她这种偏执的可爱,让你都不忍心去伤害她。当然可能也正因为她抱着很多人都不屑一顾的偏执,而一次次的受到伤害呢。

       朝天椒小姐单纯得满身都是原则。总让你觉得要小心翼翼,真怕哪个点会让她一触即发。

       朝天椒小姐和刘小童同学,还有我就这样一路走过了快五年,在饭桌上刘小童很恶毒的给我取了个新名字:“傻B娃娃”。。恶毒得让我喘不过气。喘过气那会我安慰自己:“对啊,我真是傻b娃娃,不然我怎么可能跟你们两个一直好这么久。”。。。算是平了气。

       然后我们去711买酒,想去老刘的破房子坐坐,在711买了个百利甜,后来让第一次喝的朝天椒小姐赞不绝口。在711,刘小童同学也给朝天椒小姐取了个很牛b的名字,叫“热贴娃娃”。这个名字的典故谁要能猜到,我请她吃饭。

       回正题---于是有好酒,我们也按常规举杯一下。我们第一次碰杯是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恶俗到要吐。第二次举杯祝两人和好如初。第三次举杯祝永远都是好朋友。这三次碰杯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为什么碰了跟没碰一样。对,我们这五年好了跟没好一样,云淡风轻的。你在身边也就在身边,你不在身边就不在身边,反正总有一天要见面的。后来回家的车上老刘说了句实在的话:“我们偶尔见见,还挺开心的吧。”朝天椒说:“对,只能偶尔,也没必要加重音强调吧。”“恩,对,我们不太适合一周7天天天见。”老刘的补充非常苍白。

       其实我们三个后来没有去到破房子喝酒,而是车刚起步,就让司机调头去了钱柜。三个人鬼哭狼嚎的唱了一堆没一首歌唱全的曲目。唱完之后,逼迫朝天椒小姐先后送我们俩大老爷们回家。。很是happy。他们又好了。。。。我们的下一次闹掰会是什么时候呢?

        还是别了吧,我天生不爱折腾。

       

  • 那天是蓝天

    2007-10-23

    Tag:朋友

    还记得吗?那天是蓝天。。。半年了,真快。

    我们站在京郊的山顶,迎风招展。风灌过袖子的时候,左右摇晃的我们。

    从我走近这群人的那天,他们就成了我每个周末都能想起的人。这也许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吧。

    有一群人总是云淡风轻的,没错,那就是在一起的我们。